您在這裡

首頁 » 認識十方法界

       回首來時路,電視弘法這行業一路走來,是我難以忘懷的20年。諸山長老慈目諄誨,以及眾多法師無盡的關懷與支持,還有觀眾的鼓勵,讓我勇敢走過這條崎嶇坎坷路----電視弘法,然而它背後的辛酸真是一言難盡。

 

      20年前,我的女兒到某家電視公司上班,看她工作有勁又快樂,我就開始關注電視傳播業的動向。碰巧,一個朋友告訴我,有一間電視公司正積極籌備中,對外招募投資合夥人,看我有沒有興趣去瞭解一下。就這樣我踏進了電視傳播這個領域。

 

       對外募資的電視公司負責人告訴我,他們準備開一間電視台,公司現值一億元,假使投資三千萬元,可以分到三成股份。我同意投資三千萬元進來,電視台也順利 開播。但當資金一投入,我就發現被騙了,這公司哪來現值一億元,生財器具大多賒帳未付,又積欠員工一大堆薪資,車貸、水電費與房租都是拖欠著。這公司的財 務狀況,除了一堆負債之外,真的一無所有。我投入的資金一下子就花光了。天哪!那些投入的資金大部分都是我周轉來的錢。公司倒了,第一個需要跑路的人就是 我。

 

      為了不連累借錢給我的親友,我不能這麼簡單就倒下去,我非得咬緊牙關撐下去不可。法界公司缺錢,全部由我對外張羅周轉,硬撐下去。從85年到94年十年 間,沒有一天我不用為公司缺錢問題操心。天天跑三點半,是我這十年的寫照。因為憂心公司跳票,每天睡不到五小時,多次夜半驚醒,明天的錢不知要從哪裡借, 嚇到我全身冒冷汗,呆坐到天亮。

 

      經歷十年煎熬,經由多位法師熱心支持,「法界衛星弘法電視」熬出了一片天。可是原來的公司負責人仍是私心自用,自行另外開設網路電視,為了維持他們公司的 開銷,老是想盡辦法挖取「法界公司」的資源,填補該公司的需求。為了避免「法界公司」資源被掏空,我又不得不兢兢業業,整日鎮守「法界公司」不敢離開一 步,這一熬又是另一個十年。

 

       原本,85年「法界公司」如果現值一億元,我投入三千萬元,佔有公司股份三成是合理的。然而當時「法界公司」只是負債累累的空心公司,公司資金全部由我 一手籌措,公司開銷一大堆,卻又沒有什麼收入。當時原來的公司負責人經常為了躲避債主,不敢到公司來,而多次黑道追討債務,都要推我出面解決。這樣的公 司,一開始我投資三千萬元,又另外從外面調進來六千多萬元借公司周轉,85年公司設立登記時竟然未分配股份給我。直到87年才分配三分之一股份給我。當發 覺股份如此登記,我嚇呆了,據理力爭數度跟原負責人爭論,他總是沉默不語。原負責人是將公司股份三分之二分配給他本人跟他的兄弟和侄子,我永遠佔公司股份 三分之一,經多次交涉後他終於不耐的說:「就這樣我就是要讓你舉手舉腳都輸我。」我無奈遇到這一家,但想到因弘法事業與一般不同,這種事說出來對大家無 益,所以我開始用包容的心調整自己,少說多做多學習,把這一切隱藏心中。

 

       公司資金全部由我籌措的情況下,「法界公司」原來負責人卻將公司股份三分之二登記給他本人跟他的兄弟和侄子。他知道理虧,卻仗著他是公司負責人,好像我 也莫可奈何。前述前期十年跑三點半期間,我戰戰競競全心全意為佛陀的志業而努力,希望為法界公司紮下穩固基礎,我只得忍辱負重,不再跟他計較。只是我學乖 了,公司負責人此後其他新的投資方案,要我投資,我都拒絕,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誠信。

 

       因股份登記不公有如前述,原負責人又仗著負責人優勢,任意作為,大家很難平心靜氣討論和規劃「法界公司」的未來前景。雖然財務漸趨穩定,可是公司的發展性卻裹足不前,實在非常可惜。

 

       104年5月14日「法界公司」原來的負責人往生。出殯隔日晚上,台南一位退休書記官到我經營的藝品店告訴我,他們因為受贈股份,擁有「法界公司」股份 三分之二,他們要把「法界電視」搬去台南經營。這樣的說詞真的把我嚇壞了,接著又寄存證信函要我把我的股份也轉贈給台南,我戰戰兢兢奮鬥20年的事業,真 的像要化為烏有。那太可怕了,我真的可以放棄嗎?不行,我相信20年來弘法志業所投入的心血,「三寶」一定不會斬斷我的弘法出路。我冷靜找了律師和會計師 來商量對策。後來發覺走撤銷贈與是可行的方法。律師決定及時向法院聲請定暫時狀態的假處分程序。老天有眼,法院准了假處分,進而化解了一場經營危機,於是 我把隱藏20年被騙的事實告知我的孩子。

 

      從加入「法界公司」經營以來,我的小孩一直看著我為「法界公司」忙進忙出,為了維繫公司命脈,把自己弄得焦頭爛額,弄到幾乎不成人樣。這種情景看在小孩眼 中,除了疼惜之外,也無法幫上什麼忙。等「法界公司」稍微穩定下來,竟然又有人要把公司搶走。我的三個小孩真的看不過去,決定要替我討回公道,他們果敢申 請設立了一家新的電視公司,將來「法界公司」不論是否被搶走,他們設立的電視公司,都要跟「法界公司」一爭長短。好像老天爺刻意幫忙,他們真的順利設立了 一家新的電視公司,取名叫「十方法界電視台」,並於105年1月1日開播。

 

     「法界公司」因股份股權如前所述發生爭執,大家對簿公堂。又因為公司原負責人往生後,發生經營權爭奪的問題,導致公司一直選不出新的董事長來,所有有線 電視公司與頻道公司間每年一簽的託播合約,「法界公司」因此變成無法跟頻道公司簽約。因此「法界公司」於104年12月31日只得停止播出。

 

     「法界公司」原負責人97年改選董監事後,依公司法規定100年需要再次改選董監事,拖到公司原負責人往生為止,都沒有改選董監事。大家又發生經營權爭 奪官司,董監事改選更是停擺。高雄市政府發函命「法界公司」應於105年4月20日前改選董監事,否則於同年月21日起,原有董監事自動解任。我跟其他法 界公司董監事在該日自動解除董監事職務。

 

       既然我在「法界公司」董事職務因為上述原因遭到解任。「十方法界公司」又是由我小孩組成的電視公司,孩子們希望我過去「十方法界公司」幫忙,而電視傳播也是我難以割捨的事業,所以就來「十方法界公司」擔任「製作人」職務。

 

       投入電視弘法工作我滿心歡喜,只是命運作弄人,一開始在「法界公司」就遭受種種險阻困難,前十年為了克服資金危機,我忙得不成人樣有如前述。後十年又要防止公司資源被掏空,只能終日鎮守公司,到最後法界公司還是一場空。

 

       小孩不嫌棄要我到「十方法界公司」當製作人。這樣的轉變,或許可以圓我電視弘法的夢。20年來不管經歷什麼問題,什麼困難。我都能以樂觀的心情去面對, 一心一意想把電視弘法事業做好。我一直有很多構想,希望能夠加以實現,如果不是碰到前述種種難題,我這些構想應該都有實現的可能。

 

       今天小孩又給我發揮的舞台「十方法界電視台」。我可把20年來累積的電視弘法的經驗,好好加以運用,開創十方法界絢麗願景。在十方法界,電視弘法大道一定會更加寬廣美麗,文化薪傳一定要更加撼動觀眾知覺,社會公益將來一定成為十方法界的標章。

 

       走了一圈又一圈,還是回到電視弘法的起點,縱使路上佈滿荊棘,仍無所畏懼往前走。這也是我的願景,我也願意以此奉獻一生。最後我要感恩所有的諸山長老法 師,以及護法居士大德的護持與鼓勵,讓我走過艱辛的20年,未來更希望諸山長老法師,以及護法居士大德繼續提攜,讓「十方法界」得以將如來正法傳佈全球, 利益無量無邊的眾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