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方電視月刊

十方電視月刊

【高僧傳奇】 弘一大師 第六集

[2020/11/01]

老和尚開場:高僧行誼,不朽傳奇,歡迎收看「高僧傳奇」。叔同認為「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」五育,要建立在美育的基礎上,美學教育除了音樂、繪畫等等藝術教育之外,人格教育也要納入,這樣才是一個完整美學教育。有一天下課時間,叔同步行在走廊上,看見學生吐痰在地上,叔同趨步向前將他帶進教室裡,對著學生說:「下次不要吐痰在地上。」接著對學生鞠躬說:「你出去吧!」學生脹紅了臉,感到十分羞愧,迅速快步離開教室。

又有一回,在音樂課下課時,有一位學生最後走出教室,關門的聲音太大聲,叔同請他進來,用和緩具嚴肅的語氣對學生說:「請你下次關門時,輕聲一點。」並且對他鞠躬,送他出門。學生再次走出教室時,便很輕聲地把門關上。

叔同的溫和與謙恭,背後有著一份真誠與嚴厲,而相較於教授國文的夏丏尊,在學生的眼裡,竟是一位「愛管事的先生」。有話直說,是夏丏尊慣有的處事風格。學生面對迥然不同的老師,給予不一樣的評價,對叔同來說是「爸爸的教育」;而對夏丏尊則是「媽媽的教育」。有學生頑皮地說:「我情願被夏木瓜罵一頓,李先生的開導真是讓人吃不消,真想哭出來!」為何學生稱夏丏尊為木瓜?原因是夏教授的頭型像木瓜,所以獲得學生如此的稱號。

有一天在校園中叔同與夏丏尊巧遇,夏丏尊開口說:「李老師,做老師的要有威嚴,有話就要直說,要一刀見血;對學生用不著卑躬屈膝。對頑皮的學生更需要來個當頭棒喝,這樣學生才會記得住啊!」叔同聽到夏丏尊的指正,用他慣用的方式,先行向夏丏尊行禮,用和緩的語氣說:「感謝夏老師的指教,我在乎的是學生是否因為我的教導而改變,至於用什麼方法,又有何關係呢?」夏丏尊用嚴厲的口吻說:「難道也要我們這群老師效法您的方式,對學生如此卑躬屈膝嗎?」叔同面對夏丏尊嚴厲的指正,用四兩撥千斤的方式回應:「夏老師,在學校您是前輩,哪有前輩向晚輩學習的道理,在教學工作上,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向前輩您學習呢!」聽了叔同這麼一說,夏丏尊的氣也消了一半,對於叔同待人處事的態度算是折服了。

 
*****

叔同在學生的心目中不僅是老師,更像是慈父一般。感人的是,叔同會去接濟清寒的學生,例如:沒有錢買畫筆,或是沒有錢買顏料,叔同都會掏腰包購買給學生使用。甚至學生沒有生活費,叔同也同樣伸出援手。
叔同的音樂專才與歌聲風靡了全校學生,在繪畫方面,更是趨之若鶩爭相學習。學習美術,寫生是必修的功課,一開始石膏像不足,叔同向校長爭取,但老是一直臨摹石膏像,似乎不能滿足學生需求,讓叔同再度萌生人體寫生這個念頭。

 
*****

石膏像無法表現出實際肌肉的線條,這樣的教學瓶頸在杭州師範學校再次重現,在當時的保守年代,叔同要如何說服校長同意呢?叔同百般思考,決定找校長經子淵,說服他給予支持。叔同來到校長室門前,一改過去開門見山的作法,採取迂迴方式。經子淵看到叔同面有難色,便開口說:「看你的樣子,一定有什麼煩惱的事,還是對學校有什麼要求嗎?」「老同學,坐下來說吧!」經子淵試著緩和叔同嘴裡難言的心情。叔同深深吸了一口氣,放鬆了自己的緊張,徐徐地說:「校長,你也是知道的,我們學畫的講求要真實,尤其是臨摹寫真,學生臨摹石膏像的火侯已經相當純青,我想讓他們有所突破,可否?……」叔同話沒說完,經子淵就接過去說:「可否用真人寫生嗎?」這一說,化解叔同心中難掩的尷尬。經子淵說:「在日本留學期間,你的風光,眾所周知,大膽作風,無人不曉。我之所以請你來任教,最大的用意,也是想藉用你的長才,來提升學生的藝術素養,這段期間你的教學態度,與學生的相處,我都看在眼裡,你對學生的付出,更不在話下,但是你知道嗎?杭州不比日本,這裡民風純樸,上面要是怪罪下來,連我都不保啊!」叔同體諒子淵的難處,拍著胸脯說:「上面若怪罪下來,我來扛!」子淵勸著叔同說:「我知道你對教育懷有熱忱,但有必要這樣嗎?你這麼做,學生不會感激你啊!」叔同反駁說:「我從來不要學生感激我,我只對我的教育負責,我知道這件事讓你很為難,但是我不會出了事就龜縮起來,你放心,我自己去面對!」經子淵勸阻不了叔同只好答應說:「出了事,我們一起面對!」
 
*****

人體寫真風波
這消息一傳出,不少衛道人士嗤之以鼻,私下耳語,散播校長縱容李叔同老師做出敗壞社會善良風俗,假借藝術教育之名,將色情引進校園,汙染了杏壇的純潔。老師們反對聲浪大,學生卻大力支持,人體寫真這門課一開,美術教室外圍爭相目睹的學生相當多,都被巡堂的老師一一加以驅趕。全校老師紛紛怪罪李叔同,指責他把藝術妖魔化,是褻瀆了藝術的兇手,是一名不適任的老師。

叔同不顧老師們的反對,學生的支持十分踴躍,人體寫真課程就一直開辦下去。看著這件事情愈演愈烈,愛管事的夏丏尊老師再也按耐不住,想要去找叔同,請他踩煞車。於是夏丏尊邀請校長一同去找李叔同。這回換成校長面有難色來到叔同的休息室,叔同看見夏老師也一同前來,心中倍感到壓力。叔同心裡明白校長與夏老師的來意,便低下氣來對校長抱歉說:「我沒有想到學生的反應會如此踴躍,而老師們的態度這麼激烈。」夏丏尊開口說:「我也留學過日本,日本的民風也很純樸,雖然他們的接受度比我們高,但也不至於如此張狂!」經子淵接著說:「見好就收吧!同學,不要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」叔同不說一語,過了半晌,叔同開口說:「好,我不為難校長,這門課我收起來,不開了。」

人體寫真這門課被迫熄燈,學生們大為反彈,怪罪校長思想古板,受到壓力就退縮,全校一片鬧哄哄。這件事傳到了督學的耳朵裡,大為光火,氣沖沖來到學校質問校長辦學不力,任由老師坐亂,汙染了學校這座神聖的殿堂。督學惱怒大筆一揮,要嚴辦校長經子淵,叔同聽到消息,火速趕到校長室,想要一肩扛起所有罪過,督學最後裁決,叔同必須提出辭呈,而校長給予記過處分,這兩件處分案拍板下來,總算平息了這場風波。


※因版面有限,僅節錄部份劇本,敬請見諒!